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在星光裏沉睡

Le 1 mars 2016, 06:57 dans Humeurs 0

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好好享受星空了。這一座城市,你最璀璨華麗的時候,也是星光最淒慘悲涼的時候,因為,太多的燈火,會灼傷上帝的眼睛,而世界,也就變得蒼茫了。

一個人躺在昏暗的草地上,懶洋洋地看著夜空,找尋那點點閃爍的光芒。午夜的微風,不大,卻絲絲入骨。草地並不遼闊,但當人躺下時,也算難以看到邊際了。不遠處的垂楊柳,靜靜立著,沒有活動一下的意思。草叢裏,有蟲子的鳴叫,當然也有這些小生物的移動了。今晚就結廬於此罷,好久沒有露宿過了。

深夜了,路上的車子稀疏了很多,城市的燈光也已經熄掉了一半。起初並沒有發現星星的蹤跡,一架飛機飛過,天空就有了那麼一點亮光,目光追隨者飛機的軌跡,毫無阻礙地移動著。只是,它走過某個地方後,有一個點像是突然被點亮的燭光,竟然沒再暗下去。於是我知道了,那是星星。突然,心裏有了豁然一亮的感覺,像是被那暗淡的光照亮了。

竟然有了些許感動。

世界畢竟是美好的,雖然有太多的悲歡離合陰差陽錯,卻總在每一個遇見的地方,上演著這般美妙的故事,像是被飛機擦亮的夜空,像是被夜空點亮的星星,像是被星星照亮的心靈。

星空是寂寥深邃的,是自由寧靜的。夜空從來都是無邊無際一望無垠,而有限的星星怎麼可能將之鋪滿?星星像是上帝的眼,祥和,卻透著誘人的神秘氣息。

很是羡慕它們,有著那樣自由的天空揮灑它們的光和熱,有著那樣寧靜的眼臉顧盼人間。而我們的天地雖然寬闊,路卻難走;我們的生活雖然冷清,心事卻擁擠。和星星一樣,我們也是眾數之一,但我們絕沒有它的灑脫,沒有它的自在,更沒有它的寧靜。

想起多年前的一個夜。

也是同樣的夜晚,不同的是,那晚的天空很澄淨,遠離俗世的燈火,在山頂的巨石上仰臥,感覺畢竟不同。明朗的夜空,如鉤的月牙,稀疏的星點,再加上一簾幽幽的夢,就構成了那一刻的世界。突然找不到自己了,眼裏,心裏,腦海裏,只有天與地,再無別物,而我的身體,仿佛不是自己的,而是和周邊的一切一樣,只是一件物什。好久回過神來時,有了一陣莫名的感動:真好,我在這裏,世界也在這裏!

想起普魯斯特的《追憶似水年華》,想起那個在半夜醒來找不到自己的人,我們的思想和肉體是否真的可以分開?

那一刻,我感覺自己和星星其實沒什麼不同。它以它的形式存在,我以我的姿態生活。我們,都只是宇宙裏的一粒塵埃,都是一個極其偶然的產物。星星有它的軌跡,我們也有我們的路途。作為一個巨大的偶然,我們降生於這個世界,我們所能具有的唯一能量,就是朝著一個既定的方向前進。

那麼,什麼是我們既定的方向?其實,這並沒有一個明確的解釋。正如有很多東西一直都在那裏,一縷風景,一份心情,它們早在那裏停留許久,只待我們去感受,去捕捉。感受到的一絲一縷,捕捉到的一點一滴,組成的,就是我們的生活。

走過的歲月,就好像是星空。在我們的腦海中,它不是連續的,而是如星星般點點散開。那記憶之河裏的每一點星光,其實都是我們曾經為之心動的故事。這故事或許是他人的,更多的,是屬於我們自己。應該說,每個人的旅程都是美麗的,像是星空一樣點點閃爍。只是,也太過於像了:有的澄淨,有的朦朧。

我知道,等到天亮時分,星星就要走了,它們要去照亮長在世界另一端的夢。它們的未來是可知的,什麼時候在哪里,什麼時候再與我相會,都可以知道。可是,我的未來呢,卻是未知。我不知道我明天的世界是怎樣的,也不知道下一次像這樣仰望星空是在什麼時候,更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趕上星星的自由與寧靜。

分別,不一定要帶上悲傷的色彩。那麼,美麗的星空,就讓我沉睡在你的目光之下。只祈求你,在臨走時,看看我,但是,不要叫醒我!

春深不知處,臥龍穀中游

Le 26 février 2016, 03:30 dans Humeurs 0

清明桃李笑,郊原草木柔,春深不知處,臥龍穀中游。這樣的杏花春雨,這樣的迷霧朦朧,叫人的心也不由得柔軟了許多reenex好唔好。春如同初出深閨的秀女般半遮顏面,羞澀而不失柔媚,在這乍暖還寒的季節裏如墨般蕩漾開來,悠長,深遠,惹人遐思…

那柔柔細細的風吹過,山水畫廊臥龍穀就展現出雍容的氣度,冰河消融,山川朗潤,似有無形之手松開了緊縮一團的世界。呵,春的腳步正無聲走來,臥龍穀的春來了。

雨一纏綿,春便醒了。臥龍穀青青的石階漫漶著誰的腳步,在這雨紛紛的清明時節裏,連相思都變得濕漉漉的。那三點兩點淡雨,是踏春人歡快的心語,還是春天腮邊的淚滴?那十枝五枝杏花,是繽紛之初的留白,還是孕育成熟的澎湃reenex hongkong

一個人,行走在陌上,掬一汪細雨,攬一捧清風,不期然遇見一樹花開,便宛若情竇初開的少女撞見那溫潤如玉的少年般怦然心動。你可知,這花香為誰鋪,花笑為誰含?無論,你是近,是遠,臥龍穀的花開傾城,只為等你到來,花香等你來嗅,花枝等你來擷reenex效果

臥龍穀的秀水明山競秀千岩在等你,白龍潭的煙波籠月水映桃花在等你,還有你心底那幾欲破籠而出的對春的渴望,也在等你。這個春天,以花的名義,以雨的名義,以夢和愛的名義來一次踏青吧,青色年華,絢爛光陰,你何忍辜負這如畫的風景?

酸棗不了情

Le 22 février 2016, 08:13 dans Humeurs 0

 置身於歲月的渡口,當回首遠去的時光,就會覺得:繁華總是淺薄的,只有平淡抑或苦澀才是深刻的。繁華,終在歲月裏模糊,苦澀,卻在時光裏曆久鮮活。
  每每中秋,我就會想起那一座並不算巍峨,也算不上富饒的山脈,滿山坡的酸棗,以及與酸棗有關聯的點點滴滴。
  初春,多數的花兒還沒有盛開,棗花,就借著早春的一抹暖,零零碎碎綻放了。宛若米粒的棗花,那樣的翠黃,黃的近乎雛鵝絨毛。一陣南風掠過,整個村子就會彌漫在花香之中了。
  風兒一場場蒞臨,那些不能孕育幼果的棗花,悠然的飄落,落在地面,覆蓋了破土而出的生靈。一場春雨,棗葉漸漸豐厚和圓潤,記錄了歷經歲月的壯麗,也記錄了生命蛻變的艱辛與快樂。人們沒有經意,一顆顆綠色的幼棗,已掛在了枝頭,晶瑩剔透,圓潤可人,宛若一粒粒綠色的寶石,鑲嵌在蒼老的枝幹上。
  遇上風調雨順的年份,棗兒十分的稠密,壓彎了枝枝杈杈。那顆顆綠色的珍珠,因季節的洗禮和風雨的錘煉,終於走出了青澀,漸次成熟。
  中秋,酸棗穿越了季節的深邃,完成了生命的蛻變,那樣的豐滿,那樣的彤紅,甚至紅得發紫。一場秋風秋雨,葉子會在一夜間飄落,剩下紫紅色的棗兒,依然不動聲色的陪伴著相攜一生的枝杈。
  那一年的中秋,遠房叔叔說,酸棗是一種藥材,有人收購,這讓我驚喜不已。一個學期幾元的費用終於有了著落!中午進山,摘下一些酸棗,埋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山坡處,大約一周,用力把黴爛的棗皮搓掉,只剩下棗核,洗淨晾乾。借著週末的黎明,翻山越嶺到了收購點,賣掉了親手採摘和漂洗乾淨的棗核。在回來的路上,為父親和弟弟分別買回一雙襪子一頂帽子,那年,我十一歲。從此,再也沒有因付不起兩元錢的學費而失學了。就這樣勤工儉學,一直讀完初中。
  後來的秋,也總要和弟弟一起摘些酸棗,在房頂上曬乾,母親把棗皮加工成酸棗面,可開胃,也可祛暑。流火的夏,母親把這些酸棗面分給鄰里一起享用。無論夏日耕種何以勞累,一碗酸棗湯喝下,就會神曠心怡,遠離了酷暑和疲勞。
  窘迫的日子裏,山裏人經營著歲月,也經營著歲月裏的苦澀。以山為天,默享著大自然的恩賜。日子也很像這裏的山水,風輕雲淡,悄然輪回,收穫著山裏山外的憧憬和希望。
  前兩天,我沐浴著日漸濃重的秋色,又一次進入西山,山依舊,可掛在枝頭的棗兒卻稀稀落落,也許過度乾旱,也許棗林太過蒼老。富起來的山裏人,對棗仁已不屑一顧,偶遇幾位老者,默默地撿著散落在地上的粒粒小棗。。
  夕陽落下,置身於棗林,平添了幾許莊重,幾許神秘。莊子裏燈火漸次點亮,一縷縷炊煙嫋嫋升起,與深褐色的山脈相溶,簡直就是一幅寫生黃昏的水墨,淺淡而濃烈。

Voir la suite 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