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好好享受星空了。這一座城市,你最璀璨華麗的時候,也是星光最淒慘悲涼的時候,因為,太多的燈火,會灼傷上帝的眼睛,而世界,也就變得蒼茫了。

一個人躺在昏暗的草地上,懶洋洋地看著夜空,找尋那點點閃爍的光芒。午夜的微風,不大,卻絲絲入骨。草地並不遼闊,但當人躺下時,也算難以看到邊際了。不遠處的垂楊柳,靜靜立著,沒有活動一下的意思。草叢裏,有蟲子的鳴叫,當然也有這些小生物的移動了。今晚就結廬於此罷,好久沒有露宿過了。

深夜了,路上的車子稀疏了很多,城市的燈光也已經熄掉了一半。起初並沒有發現星星的蹤跡,一架飛機飛過,天空就有了那麼一點亮光,目光追隨者飛機的軌跡,毫無阻礙地移動著。只是,它走過某個地方後,有一個點像是突然被點亮的燭光,竟然沒再暗下去。於是我知道了,那是星星。突然,心裏有了豁然一亮的感覺,像是被那暗淡的光照亮了。

竟然有了些許感動。

世界畢竟是美好的,雖然有太多的悲歡離合陰差陽錯,卻總在每一個遇見的地方,上演著這般美妙的故事,像是被飛機擦亮的夜空,像是被夜空點亮的星星,像是被星星照亮的心靈。

星空是寂寥深邃的,是自由寧靜的。夜空從來都是無邊無際一望無垠,而有限的星星怎麼可能將之鋪滿?星星像是上帝的眼,祥和,卻透著誘人的神秘氣息。

很是羡慕它們,有著那樣自由的天空揮灑它們的光和熱,有著那樣寧靜的眼臉顧盼人間。而我們的天地雖然寬闊,路卻難走;我們的生活雖然冷清,心事卻擁擠。和星星一樣,我們也是眾數之一,但我們絕沒有它的灑脫,沒有它的自在,更沒有它的寧靜。

想起多年前的一個夜。

也是同樣的夜晚,不同的是,那晚的天空很澄淨,遠離俗世的燈火,在山頂的巨石上仰臥,感覺畢竟不同。明朗的夜空,如鉤的月牙,稀疏的星點,再加上一簾幽幽的夢,就構成了那一刻的世界。突然找不到自己了,眼裏,心裏,腦海裏,只有天與地,再無別物,而我的身體,仿佛不是自己的,而是和周邊的一切一樣,只是一件物什。好久回過神來時,有了一陣莫名的感動:真好,我在這裏,世界也在這裏!

想起普魯斯特的《追憶似水年華》,想起那個在半夜醒來找不到自己的人,我們的思想和肉體是否真的可以分開?

那一刻,我感覺自己和星星其實沒什麼不同。它以它的形式存在,我以我的姿態生活。我們,都只是宇宙裏的一粒塵埃,都是一個極其偶然的產物。星星有它的軌跡,我們也有我們的路途。作為一個巨大的偶然,我們降生於這個世界,我們所能具有的唯一能量,就是朝著一個既定的方向前進。

那麼,什麼是我們既定的方向?其實,這並沒有一個明確的解釋。正如有很多東西一直都在那裏,一縷風景,一份心情,它們早在那裏停留許久,只待我們去感受,去捕捉。感受到的一絲一縷,捕捉到的一點一滴,組成的,就是我們的生活。

走過的歲月,就好像是星空。在我們的腦海中,它不是連續的,而是如星星般點點散開。那記憶之河裏的每一點星光,其實都是我們曾經為之心動的故事。這故事或許是他人的,更多的,是屬於我們自己。應該說,每個人的旅程都是美麗的,像是星空一樣點點閃爍。只是,也太過於像了:有的澄淨,有的朦朧。

我知道,等到天亮時分,星星就要走了,它們要去照亮長在世界另一端的夢。它們的未來是可知的,什麼時候在哪里,什麼時候再與我相會,都可以知道。可是,我的未來呢,卻是未知。我不知道我明天的世界是怎樣的,也不知道下一次像這樣仰望星空是在什麼時候,更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趕上星星的自由與寧靜。

分別,不一定要帶上悲傷的色彩。那麼,美麗的星空,就讓我沉睡在你的目光之下。只祈求你,在臨走時,看看我,但是,不要叫醒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