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Retourner sur la première page du blog

一個人的孤寂一個人的痛苦

Le 19 août 2015, 09:58 dans Humeurs 0


憑什麼,忍讓的那個人都是我。什麼既然不能改變他們,那麼就努力改變自己。這些都是屁話!什麼破哲理。是個人總會有限度,脾氣再好也有底線。只說不做又有什麼用呢?到頭來還是DR Max 教材需要我去忍讓不是麼?我總是告訴自己,不管遇到什麼事,都要樂觀。心再痛,沒事,它會好的。事情會過去的,忍一下,就好了。但我好像太簡單,沒想過它會變本加厲,有了一次就會有第二次,有什麼辦法呢?既狠不下心,又不容易記仇的人你讓她怎麼辦?這種人只能做天生的好好小姐(先生),被人壓迫也只能笑嘻嘻翻過一頁,再討厭也會努力變好。突然忘了,哪個才是真實的我。面具太多,哪一個呢?

人生如戲,天天在演。想放下,七情六欲這關怎麼過?想死嗎?卻留戀DR Max 教材曾經的美好?這種人就是活該。活該心被人弄得傷痕累累,活該只能在黑暗中哭泣。因為他太沒有用了。什麼都不能做!因為它笨,因為它蠢呐。就是因為懂得太多人生的道理,才會這樣。總結兩個字,這種人的人生會變成這樣就是活該!活該呐!曾經的被人欺淩,眼前歷歷在目,即使下定決心討厭他們了,但只要他們一道歉或示軟,仍舊會樂呵呵的再次原諒,被傷,原諒,被傷,原諒,一次又一次,傻乎乎的,即使心裏明白,仍舊不會改變。最後呢?一無所有了?到最後,誰懂你?金牛的本性呢?我寧願做一個願我負天下人,也不願天下人負我的人呐!可惜,呵呵……永遠都改變不了了。永遠。就像一朵奇葩的玫瑰?它的刺可以伸縮,它的花瓣無比珍貴。

嘶!好疼。不相信。卻默默伸出了刺。當人再次細心照顧。呵,有傻乎乎的把刺收了回去。重複,有了一次,第二次,第三次。即使知道,心裏在哭,它說好疼。但他放不下,他留戀著照顧他時的美好。誰給他傷DR Max 教材害自己的權利?是自己犯賤啊!誰還能相信呢?也只有自己啊!沉睡吧,這裏不屬於你。凋謝吧,為了他而失去的青春。忘記吧。就當,從來都沒有發生過。

輕踩著細碎的時光

Le 5 juin 2015, 05:28 dans Humeurs 0

 

于紅塵中持有一份溫婉的氣息,女子dermes便好,想來多少落花流水也可以看透雲卷雲舒。

攏一肩水涼,染幾許風清,在心底柔軟的角落溢出你的影子,若水一樣清晰。水光瀲灩,波動著你的容顏,淺淺的,如花開的美好。你在月下淺淺低語,你在秋夜裡執筆寫意,那印滿書香的溫暖,走不出天涯咫尺的掛牽。

愛若至簡,每一片時間都是心動的光點。給你的小小dermes溫暖,給我的細細收藏。想來相遇相識若是命中註定,那麼相知相愛該是緣分由來。給你一支筆,畫成掌心的曲線。綿綿延延,勾勒出愛的聲線。曲中的旋律,伴著楓溪流過的漫長,飄過你我經過的街道,帶著葉兒飛翔。

簡單,簡單如此美好。在心間種一片竹林,裝上陽光,簡單dermes 明瞭。晨曦日落,待餘暉映著墨綠的簾子,投來竹林的清雅,素淨。安謐便好,打開滿是綠光的窗子,看一縷一縷投進眼前的晨光,灑滿屋子,一點一滴盈滿了幸福的樣子。

想來平凡,可以簡單的愛與生活。可以素面朝天,可以碎碎細語,可以用書本裝飾自己,可以傻乎乎的為一朵花兒歡喜落淚,可以此時聽著曼妙而輕盈的《卡農》在鍵盤上跳躍。

如簡,做一位婉約的女子,讓那溫暖的柔在心裡生香。逢著嚴寒,臨著嚴酷,帶著素有的溫和融合四季的瑕疵。曼妙的筆劃,溫婉的如浸染的山水畫,不虛華,不沉悶,深深淺淺的墨蹟揮灑著樸素與淡雅。歸隱斜處,墨中含羞的小花,搖曳著纖柔的腰身在薄薄的雅氣裡,像塵世裡的一縷溫暖與貼心藏進你的心裡。

即使是自甘美開始

Le 13 mai 2015, 07:22 dans Humeurs 0

清月垂釣凡塵眷戀,收回遙遠的最初;幽雨滴落簷前,催響舊老銅鈴。

江南深閨中,如水佳人斜臥亭臺竹椅,風花雨葉中,不見了樓臺,唯見了秋扇。微濕的油紙傘紛落紅塵愁語,墜掛滿簾丁香結。伊人悲畫秋扇,等不到離人遙相回眸,兌不回來世翩華擦肩。她是愛著秋扇,還是怨著離去之人;那離人是已亡失,還是躲隱著不讓她找到;那誓言是依伴紅顏,還是地角天涯。

容若曾言,人生若只如初見。

佛說,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換得今生一次的擦肩。

而我想問,是否世上事都是不堪說,似是而非,似怨而愛;是否英國中學留學世間人都是不勝等,似亡而隱,似在而離。

流年翩轉,帶走全世浮華,全城小說,全部人生。月離雨靜,風涼天遠。

月影淺畫秋殤別言,故人的背影化入殘月清雨,落單的孤雁投下只影,零落寂寂長巷,踏碎片片灰瓦青苔,掠月驚風。依舊的小巷裏,青石板收留漂泊的月,收集淩亂的雨,收藏哀婉的故事。

時流人老,紅顏留不住經年良辰;茶涼人走,伊人等不到君之凝眸。

風月無情,無人續茶,月卻在遙天給地續以簷前清雨,續以千丈紅塵,續更多癡情的女子。

人說,天若有情天亦老,奈何人不如天,人卻有情,終便老至消釋;又奈何天余近卿中學本無情,月本冷情,雨亦薄情。

月以清塵之姿靜落滿地遙想,雨以淺纖之態沐於浮華萬世,恰如地給人浪漫深沉的錯覺,誘人許下有關永恆的誓言,然後靜淡地無言,困住男人在現實之外,困住女人在迷離之隙。

至於誰先了悟那關於理智,而無關風月。

但人總會了悟,因而哲人的話是對的,人與人的關係,無論起始是怎樣,最終都會變成疼痛,幾經輾轉,亦會抵達疼痛哪個位置,然後停在那裏。

於是佳人終是秋扇見絹,美眷終是逝水而流。

於是無論怎樣的紅玫瑰都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,於是無論怎樣的白玫瑰都成了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。

而哲人話的重要依據是,女人無法做到既是紅玫瑰又是白玫瑰,無法在成了蚊子血時變為床前明月光,無法在成了飯黏子時變為男人心口上一顆朱砂痣。

Voir la suite ≫